oai6 g0gy 602k wmoq dzh9 j359 x3bb iysq 2c2a x79p
笔趣阁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女帝直播攻略 > 1041:引蛇出洞(二)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中文网www.biqugezw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嘴上说着诱敌之计,但心里却没什么谱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诱敌之计,怎么会一连半个月都这样?

    每日清晨接到斥候回禀,说柳羲大军和黄嵩大军又热闹了一夜,守将的心情便如蒸笼一样。

    他一面告诉自己,这是敌人的诱敌之计,为的就是将他们引出寒昶关。

    另一面,他又忍不住怀疑——

    也许这不是诱敌之计,说不定是敌人太过自大了?

    起初,他警惕性还很浓,意志坚定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一次又一次错失歼灭敌军的良机,他也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根据斥候回禀的消息来看,黄嵩大军和柳羲大军除了基本的巡逻,其他兵卒都彻夜狂欢,根本没什么防备心。如果他胆子大一些,趁机出兵偷袭,说不定已经把敌人歼灭干净了。

    哪怕这是敌人布下的诱饵又如何?

    他们醉成这个样子,根本没有战斗的余力,若是带兵偷袭,柳羲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

    面临选择困难症,寒昶关守将举棋不定,只能眼睁睁看着敌方大营篝火通明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黄嵩料定寒昶关守将疑心重,不会轻易出兵。

    为了演得更像,更为了让兵卒们松快松快,好好过个年,最初那些日子是真的玩疯了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真是逍遥快活赛神仙的日子——”

    丰真身着巍冠博带,头戴漆纱笼冠,本是正经装束,偏偏此人腰束松散,衣襟歪斜,露出清瘦的锁骨和小半片胸膛。他依靠着凭几,坐姿随意,手持酒盅,喝得醉意熏熏,双颊绯红。

    今日大年三十,照例要聚在一起开个年宴。

    喜庆的日子,自然要身穿正装,甚至连丰真这个浪子都掏出没穿几次的压箱衣裳。

    “若是每日都是年节,人生还有什么遗憾呢?”

    丰真喟叹一声,一双桃花眼充斥着水汽,似有光华流转。

    风瑾蹙眉,低声警告丰真一句。

    “寒昶关那边快忍不住了,估计再过一阵子便有动作,你好歹收敛一些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放荡不羁,用生命作死的同事,风瑾起初真看不上,如今却放任了。

    只求他别在年宴上闹出笑话就好。

    风瑾同样也是峨冠博带的装束,不过他和丰真却是两段截然不同的风采。

    如果说丰真是纵情山野的放荡士人,风瑾便是彬彬有礼、朗月入怀的端方君子。

    前者连坐姿都随意,后者连发丝都梳拢得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“年宴——嗝!”丰真打了个酒嗝,醉醺醺地道,“主公不是说了要随意,不要拘束?”

    风瑾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。

    丰真贼兮兮道,“赏同一轮圆月,不知文证和载道那边是什么情形?”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吃香喝辣,同事却守着一大堆竹简凄凉过节,丰真感觉浑身舒畅。

    风瑾头疼地道,“你便消停些吧。”

    这么喜欢拉仇恨,迟早有一天被人套麻袋打死。

    丰真笑着拉住一旁的李赟,口中道,“汉美,斟上,咱俩今夜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姜芃姬帐下文臣武将不是没有矛盾,但矛盾没有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丰浪子经常勾着武将偷偷喝酒,李赟小天使谦逊好学,经常向几位先生请教——交流多了,彼此间的隔阂与矛盾也随之减少。除此之外,还有姜芃姬能文能武,尽量一碗水端平,发挥文臣武将各自的长处,没有厚此薄彼,这才使得整体气氛融洽,文武臣子相处和善。

    两方纵有矛盾,多半也是私底下解决,不会搬到明面。

    瞧着帐内文武相处融洽的情形,作为“使者”给姜芃姬拜年的风珏,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黄嵩的武将班底多半是出自原氏本家,算是黄嵩的族人,二者联系紧密。

    虽说“外举不避仇,内举不避亲”是好事,但黄嵩帐下武将隐隐有抱团对外的趋势。

    在黄嵩的压制之下,倒是没闹出什么事儿,可凡事经不起比较啊——

    风珏代替黄嵩和姜芃姬喝了几杯酒,说了新年祝福,便找“不胜酒力”的借口离开了。

    风瑾见状,暗中和姜芃姬知会一声,起身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怀玠——”

    离开热烘烘的帅帐,外头冰冷的风雪吹得风瑾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二哥——”风珏闻声转头,恭敬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风瑾叹了一声,低声道,“咱们兄弟许久没见了,找个地方喝两盅,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虽说是兄弟,但当年上京一别,他们连家书都没通过几封,更别说一起过年了。

    风珏听他熟稔的口吻,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二哥不是不爱饮酒?”

    平日不怎么沾酒的人,这会儿却跟他说找个地方拼酒?

    自家二哥没被孤魂野鬼上身吧?

    风瑾嘴角一撇,颇有些无奈地道,“以前是不爱喝,但总要将酒量练起来。”

    主公和一群同事都是酒鬼,每逢宴席必喝酒,风瑾总不能独树一帜,以茶代酒吧?

    兄弟俩找了个地方喝酒,架一个温鼎,摆好酱料。

    外头寒风呼呼吹,小火锅咕嘟咕嘟沸着,丢进去的肉片和干货很快便煮好了。

    虽说是独处,但风瑾和风珏谁也不谈公事,只是聚在一起追忆年少趣事。

    “若有时间,记得给爹娘写封家书。”风瑾道,“当年你一声不吭走了,父亲险些没气昏。”

    风珏点头,一时温情脉脉,似眼前的温鼎一般,吃着暖心暖身。

    除了风氏兄弟,孟恒也被姜芃姬派做使者去向黄嵩拜年。

    黄嵩留他简单用了膳,孟恒又去了聂洵那边。

    这次登门,孟恒还带上了小腹凸显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锦上添花容易,雪中送炭困难。若非洵弟和弟妹相助,拙荆这一胎说不定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孟恒也不谈公事,只是提了聂洵夫妇对他们的帮助。

    如今过年了,他们自然要送上厚礼给聂洵夫妇拜年,不然岂不成了白眼狼?

    这是私交,聂洵也没借口拒绝孟恒夫妇的示好。

    有一便有二,开了个好头,以后往来也方便。

    简单用了膳,孟恒小心翼翼地搀扶妻子上了马车,让马夫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孟恒虽是君子,但君子也有心眼。

    他特地让马车慢行,从原信府邸前路过,正好与喝醉归来的原信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原信浑身冒着热气,打了个酒嗝,双眼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聂洵——嗝——这个小儿——倒是和柳羲走得亲近——嗝——”

    打着酒嗝,他迷瞪瞪地翻身下马,看着孟恒的车架慢慢远离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gezw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